主页 > E半生活 >2017法国总统大选结果观察:非典型的选举过程引向典型的宪政 >

2017法国总统大选结果观察:非典型的选举过程引向典型的宪政

发布时间:2020-08-09   来源:E半生活    

非典型面向四:进入第二轮之候选人无一是传统左右两大政党推出之候选人

2017法国总统大选结果观察:非典型的选举过程引向典型的宪政

在这样左右两派各自内乱,欲振乏力的情况下,如果是正常状况绝对会被挤出第二轮投票的极右派政党民族阵线候选人勒班,自始至终极为稳固,非典型地成为历次民调的第二名。从他父亲老勒班在2002年,左派大意失荆州,各政党分裂又未曾呼吁踊跃投票,在第一轮投票意外挤上第二名之后,二度成为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的候选人。

于是,第一轮投票就在戴高乐派与左派社会党全面溃败,极左派小党的梅朗雄以第四名的成绩失去进入第二轮资格,没出现必须从极左与极右之中选出总统的两难局面,全世界鬆了一口气的局面下结束,进入第二轮选举。

进入第二轮竞选期间,这场选战展现了除了传统右派与左派之外,另一个非典型的面向。首先,在当选人马克宏个人背景方面,他以39岁的年轻资历,脱离社会党,宣告独立于过去一手栽培的欧兰德总统参选总统。在背负叛徒的骂名中,逐步争取到原欧兰德总统的政治盟友、高阶幕僚、国防部长、数名内阁阁员,中间党派的贝儒,戴高乐党席哈克系的德维尔潘等跨党派重量级政治人物的支持,打破过去法国偏向老年的政治结构,成为政坛的主角并胜选成为总统。

非典型面向五:正面对垒极右派不再对极右议题视而不见

其次,在第一轮投票结束后,马克宏并未像席哈克总统在2002年总统大选第二轮竞选期间,对意外闯入第二轮选举的极右派候选人冷处理,不辩论也不回应,边缘化极右派候选人。相反地,马克宏在第二轮竞选期间,不仅正面迎战极右派候选人,使之成为舞台中心的另一主角,还答应举办电视辩论,在选前几日与勒班展开辩论。到最后,极右派虽然因为候选人在第二轮竞选,一对一的电视辩论中,表现拙劣,从头到尾暴露出对于政策或国家公权力机构权限的无知,因而声势下挫,从辩论前的四成支持度,到最后略为下降得到三成四的支持,却也获得1100万左右的选票,获得大幅成长。

本来,面临马克宏与勒班双双闯入第二轮投票的局面,不管是左派执政的欧兰德总统或社会党其他重要政治人物,或者是右派戴高乐党的费雍、居沛等重量级政治人物,率皆仿效2002年左派社会党乔斯邦总理意外在第一轮选举出局后,大公无私呼吁支持者、选民屏弃左右成见,支持同为共和护卫者一方成为总统,以防民主的敌人,排外的极右派得利。然而,在第一轮捲起风潮,获得第四名的极左派候选人梅朗雄,却未跟随众人足迹宣告支持马克宏。在极左派举棋不定的状况下,另一第一轮得票4%多,立场接近极右的小党候选人杜邦埃纽(NicolasDupont-Aignan)又宣告支持勒班,使得他选前支持度一度冲破四成,逼得欧兰德总统数度呼吁要全力支持马克宏,因为「一个极右派拥有四成支持度的法国,将不会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法国」。

在这样的情况下,马克宏採取跟席哈克完全不同的策略。席哈克当年对第一轮投票获得16%近17%选票的老勒班採取冷处理态度,不辩论,不回应,完全将之边缘化,团结左右两派,最后在第二轮投票将老勒班得票压缩在18%以下。然而,此次面临第一轮投票仅获得21%,接着声势马上窜升破四成的勒班,马克宏正面迎战,不仅答应举行电视辩论,更在各种场合,针对极右派的各种主张,一一驳斥,一一迎战。到最后,在选前几日的电视辩论会上,以宛如偷看勒班底牌一般的神準和完美準备,不论是在国家安全、参与欧盟、欧元问题、经济与社会安全、健保、劳动条件的改善、提升国民购买力等每一项议题,完全压制勒班,甚至以年轻十岁的政治后辈身份,公开指责勒班完全不用功太过离谱无知,要勒班「正经一点」、「不要一直说谎」、「要像个总统候选人」。马克宏这种正面迎战的策略,将勒班的得票率,从原先预期的四成多,压缩到三成四,同时,有效扩大他自己组织的新党在一个月后国会下议院大选的支持度。

发挥总统影响力展现衣尾效应或限缩总统权限分权共治?

法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有效实施半总统制宪政体制的国家。在半总统制国家,有一个经由全民直接选出,决定国家大政方针,任命总理(行政院长),与总理共同组织政府的总统。经由总统任命,总理(行政院长)直接领导的政府,并不像总统制国家如美国,不对国会负责而对人民负责。半总统制国家之中,总理直接领导的政府必须对国会(某一院)负责。因此,很多论者认为,马克宏的当选绝无悬念,但从他当选之后,马上面临执政危机,因为他所创建的党还是迷你小党。也有人认为,马克宏在未来必须将总统权限自我限缩在国防与外交两个总统权限的「保留领域」。在台湾甚至有人认为,马克宏将如国内有些人长年的错误认知,认为半总统制的运作若出现总统与国会多数党不是同党的情况,会「换轨」由总统制摆向内阁制。

对于这些预测,首先,目前民调显示一个月后的国会下议院大选,如果马克宏所创的「小党」在各地推出候选人,将会获得248到286席。无论是预测的上限或下线,都与国会下议院过半多数289席相差不远。

其次,就以这次总统大选两轮竞选期间的数次辩论、政见会,所有候选人率皆提出包括国家安全、外交、军事、欧盟、欧元、健保、社会、经济、劳动、财政等议题相关政见。可见在这些候选人心目中与提名他们的政党,总统职权决不仅限于保留领域的国防与外交。即使马克宏所创政党在一个月后的国会下议院大选终未能获取多数,但鉴于支持总统民意与支持国会民意时间极为相近,新总统未必会在各项议题让步于新国会,只要在他有把握不被国会倒阁的範围内,都可以是他施展总统权力与影响力的範围。

在这样的状况下,虽然第二轮投票才刚结束,许多政治人物都呼吁选民归队,如梅朗雄就呼吁他的支持者把决战点放在国会下议院大选,然而,更多的政治人物却也表达了想要与新总统当选人马克宏合作的意见。

台湾研究半总统制宪政实际运作动态的学者郝培芝,曾经发表两篇论文讨论半总统制宪政体制运作,在总统选举时程与国会选举时程极为相近的状况下,很容易出现「衣尾效应」,国会选举结果将会高度依赖、跟随总统大选结果。总统所属政党,极为可能在国会选举中获胜,夺得过半或最多席次。从目前情势看来,未来一个月的国会下议院大选,也极可能出现衣尾效应,由马克宏创建的〈EnMarche!〉联盟夺得国会最多席次。

2017法国总统大选结果观察:非典型的选举过程引向典型的宪政

非典型的大选过程引领出典型的宪政结构?

今晚的胜选演说中,马克宏踌躇满志向现场万余名支持者誓言,他要信守他对支持者的承诺,支持者对他的期许,与全法国人共同迎击挑战,打造一个新的法国。希望在五年的任期之后,在法国没有人会因为种种失望而支持极端势力。从演说中看来,这不是一个準备要屈从国会抑制,找一个国会同意的人选来合作执政,以共治手段度过任期的总统。在今晚的胜选演说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自信满满,要团结全国多数,充分施展政见,改造法国的新总统当选人。

1958年戴高乐发动制宪创建第五共和前,1956年当时总席次626席的国会下议院,由九个政党与其他无党派的议员共同组成。面临第四共和内阁制加上国会政党分布极为零散破碎,内阁极度不稳的局面,戴高乐认为必须要引进享有一定权限,不怕国会倒阁,独立于国会之外引领国家大政的总统。但在戴高乐创建第五共和,国会选制改革后,尤其在引进总统直选之后,国会政党席次分配的零碎化,得到相当的改善。在此之前的总统与国会大选,几乎都是左右两大阵营分居国会的两大板块。各自阵营内,政党结盟将对以往稳定许多。可以说,戴高乐想要对付的宪政难题,在第五共和宪法行使后,反而相对减缓。

然而,本次的非典型总统大选,竟意外造成戴高乐当初设想的典型宪政结构,重新出现的可能。且让我们拭目以待,未来的马克宏总统,是否会面临一个政党席次分配极为破碎的国会,由总统担任宪政基石,不动如山,引导国家走向,决定国家大政方针!


上一篇: 下一篇: